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pro100创始人Zeus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透露近期俱乐部要重组的计划,并准备在DOTA2以及Valorant上开设新的阵容。  “我们正在寻找新的投资者,并且准备找一个新的阵容,现在俱乐部的财政状况良好也很有前景,我们将组建Valorant团队,有可能还有DOTA2,这是一个长期考虑的事情。”  Zeus还说,他的目标是带领CSGO队伍一年之内进入T1级别的比赛,他们最好的成绩是世界30位,他们想创造一支一线队伍并进入世界前15。  “队伍将有一个新的教练,正在密切关注的候选人有两位。如果交易谈成,那么他们将是最适合队伍的教练。”  pro100于5月23日告别了YEKINDAR,后者去了Virtus.pro代替Buster的位置。随后pro100的教练pipsoN也离开了队伍。
2020-07-08
  为了庆祝《Valorant》的正式上线,拳头新近推出了这款游戏的服饰周边(上线纪念服饰),包括一款帽子和两款防风夹克。目前拳头官网已经开始了周边商品的预购,从今日开始一直持续到8月17日  黑色帽子上印有《Valorant》的LOGO,预购价20美元(约合人民币210元)。防风夹克有两个款式,设计主题为“我无极限”,预购价为120美元(约合人民币842元)。
2020-07-08
  在es3tag结束Heroic的合约,正式加入Astralis后,近日外媒对这名24岁的丹麦选手进行了一次采访。在访谈中双方聊到了es3tag退出的原因,并了解到了扩充至7人阵容的A队具体打算以及他之后所处的位置等。  3月22日,Astralis正式公布他们将于7月1日招入es3tag组建6人队伍名单。这一声明在当时激起了众多讨论,但谁也未曾料到,es3tag这个决定随之而来会造成怎样的结果。在es3tag提前将自己的未来与丹麦豪门签约时,Heroic已经同意将阵容整体出售给Flashpoint闪点联赛的合作伙伴FPX。很快情况就出现了变动,由于Astralis在最后一刻突然签下es3tag,FPX最终放弃了对Heroic的收购。最终FPX在闪点联赛中无队可用,Heroic也在疫情初发期间队伍少人无比赛可打。  在被问及当时情况后es3tag并未透露太多,但他坚持认为,虽然自己的决定造成了一系列情况发生,可他和老队友们也没有任何矛盾。“我和老队友们关系很好,他们都理解并支持我的选择,我很感谢他们”es3tag表示。对于es3tag这个决定,其实我们也很难责怪。毕竟谁能在面对世界第一队伍的诱惑时保持从容镇定呢。“我想基本没有人会拒绝Astralis的邀请”他说。  要知道,作为新人加入这支四冠王朝后,你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足已跟上队伍的节奏。而es3tag面临的困境不仅于此,在gla1ve和Xyp9x同时休息后他还要与新加入的JUGi一同磨合。不过在es3tag看来,身处这种情况反而是动力的来源。“我们既是队友也是竞争对手,这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动力前行。其实无论有几名选手意义不大,我只是想尽全力和Astralis在线下一起赢得比赛,很开心能加入这支队伍。  很明显,es3tag明白他现在所处的境地,没有太多登场机会,前景并非一片光明。“无法参赛固然让人难受,但旁观者清,这也给了你分析战局的机会,同样为队伍做出了贡献。”“我不是来Astralis养生的,后续会尽最大的努力在比赛内外为队伍发光发热。如果我能成为Astralis回归之路上的铺垫,那真实荣幸之至。”  最后一个令人备受关注的问题就是,七人阵容确立后Astralis该如何进行日常训练,让选手的化学反应彻底被激发。毕竟轮换阵容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只是未经测试的试想,看来Astralis也没有全部的正确答案,只能靠试错来摸索。“7人阵容显然前所未见,我也不知道队伍会如何运作”es3tag承认。“但我看到了队伍每次做出改变时,队友身上的变化,所以我坚信它会往好的方向发展。队内虽然商议良多,可任何事都不会一帆风顺,因此我会尽全力和队友一同走上康庄大道。”  随着8月末ESL One科隆站的临近,Astralis新队首秀即将到来,可es3tag仍然未知自己能否作为首发上场。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盼望,并确保自己在机会到来时做好准备。“加入Astralis后我苦心修炼,研究了大量的战术并磨练枪法。”es3tag说“毕竟我将与世界上最好的选手同台竞技,所以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2020-07-08
  《宝可梦GO》官方正在举行该游戏发布的四周年庆典,据游戏数据统计网站Sensor Tower的估计,自2016年7月6日发布以来,Niantic的《宝可梦GO》在庆祝其发售四周年之际,在全球营收已超过36亿美元。    凭借IP的广泛吸引力及其与游戏类型的完美契合,该头部作品仍然是全球范围内该类基于现实世界地理位置在游戏中实现互动的游戏(Location-Based games,简称LBG)的实际领导者。此外,受《宝可梦GO》的成功,LBG类型游戏成功为该类游戏开创了一个先河,吸引了其他制作商与投资人的注意,至少在日本,以Square Enix的《勇者斗恶龙:Walk(Dragon Quest Walk)》的形式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个挑战者,该作自2019年9月推出以来,已经获得了超过5.4亿美元的营收。另一个成功的LBG手机游戏是来自Ludia工作室的《侏罗纪世界生存(Jurassic World Alive)》,已经积累了7650万美元营收。    来自腾讯的《一起来捉妖(Let's Hunt Monsters)》仅在中国的iOS平台就获得了近7000万美元收入。在全球吸引力方面,LBG类别游戏中的其他任何作品都无法达到《宝可梦GO》所拥有的成功水平。    它的发展势头也没有减慢,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这一大作的创纪录收入年份,《宝可梦GO》在全球创造了9.05亿美元的收入。它的前一个最佳年份是2016年,当时是在热度高峰期以及在全球媒体上定期曝光的时候,它在那年7月,推出后短短六个月内就产生了约8.325亿美元的收入。  从数据来看,美国是《宝可梦GO》最赚钱的国家,它创造了近13亿美元的收入,占玩家支出的35.4%。同时,日本排名第二,德国排名前三。来自安卓平台的Google Play占据了游戏收入的大部分,占19亿美元,占玩家支出的53.6%。相对的,App Store的收入接近17亿美元,占总收入的46.4%。    迄今为止,《宝可梦GO》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累计了5.767亿次单独下载。美国占安装总数的大部分,为1.052亿,即18.2%。巴西排名第二,下载量接近6300万,墨西哥排名第三,安装量超过3600万,6.3%。  谈及当下,在2020年上半年,《宝可梦GO》已经产生了4.453亿美元营收,这一趋势显示今年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其在2019年创下的营收纪录。此前,受到今年新冠肺炎大流行影响,众多玩家所在的国家和地区相继出台了限制外出的政策措施,这些措施导致游戏正常玩法受到影响,Niantic更新了更多的居家可以参与游玩的功能例如“Go对战联盟(Go Battle League)”,使玩家即使无法离开家中仍可以享受《宝可梦GO》带来的乐趣。这部一经推出即引发轰动的现象级作品,远非名噪一时,而是继续在其巨大成功的基础上向前发展。  
2020-07-08
  曾参与《鬼泣5》《怪物猎人》等游戏开发的前卡普空游戏设计师吉田亮介(Ryosuke Yoshida)从卡普空离职,将赴海外参与次世代项目开发,根据他推特个人简介来看,他的新岗位是网易樱花工作室的高级游戏设计师。    他在个人推特上宣布了这一消息,他本人于7月4日离开卡普空,此前在卡普空工作了12年,之后将离开日本,到海外开发次世代游戏,不过由于疫情目前他还是在家工作。    吉田曾是卡普空的游戏/战斗设计师,在卡普空任职期间曾广泛参与很多作品,包括《怪物猎人》系列和《鬼泣》系列,他设计了《鬼泣5》中的敌人,在2009年发售的《生化危机5》中他也作为“特别感谢”人员出现在开发人员名单中。    今年6月时,网易游戏发布公告称,在日本东京组建次世代家用机游戏研发工作室“樱花工作室”,进军次世代游戏研发。  
2020-07-07
  昨日外媒VG247在报道中引述了来自西班牙媒体GameReactor的说法:两位《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2》的配音演员做客西班牙播客节目“Un café con Nintendo”,在节目中他们表示《荒野之息2》的配音工作已经完成。  今天“Un café con Nintendo”做出了官方回应:他们并没有在节目中谈及任何项目进展情况,外媒们做出的结论是错误而断章取义的。    根据一位西班牙语推主的说法,两位配音演员在节目中都只是闲聊,没有任何人、也没有没有任何内容得到确定。  
2020-07-07
 

网站首页 | 久赢互娱客服 | 久赢互娱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久赢互娱

©久赢互娱 dahenggf 2016-2019 dahenggf.com, all rights reserved